您的位置:主页 > 网上剧院 > 到广州大剧院 看林怀民“最后一跳”

到广州大剧院 看林怀民“最后一跳”

来源:未知 发布时间:2019-04-06 14:33 浏览次数:

  著名编舞家林怀民明年将正式退休,4月12日-13日,他将携双舞作《白水》《微尘》登陆广州大剧院。此次演出也被视为林怀民“退休巡演”的一站,林怀民近日在广州接受记者采访时,笑言其实这两部作品并非他的退休之作,因为演出排期决定的时候他还没想好退休的日子,而去年底开演的云门45周年《林怀民舞作精选》也并非他退休前的回顾展,“只是很多资深舞者要跟我一起退休,我就挑了他们最擅长的舞作。”不过,林怀民也透露:单独带作品前来广州的机会,大概此次就是最后一次了。

  林怀民1973年在台北创办当代舞团“云门舞集”,这些年来推出过无数充满当代意识的精品舞作。此次带来的《白水》《微尘》于2014年11月首演,双舞作系同期创作,也经常同场演出,迥然不同的风格造就强烈的戏剧张力。

  林怀民认为,自己的每一个舞其实都是对时代的回应,他成长的年代让他内心一直有刚烈的东西,而《微尘》于他而言也是很“重”的作品,很多时候他放在舞蹈里的东西,都是因为自己有这种生命的需要。

  云门舞集早前在广州上演的作品,包括了《流浪者之歌》《九歌》《水月》《松烟》《稻禾》等,如今《九歌》《流浪者之歌》及《水月》都已封箱。采访中,林怀民称很多作品都不会再演,因为他要把时间留给新的舞作,新的人郑宗龙也会发展属于他的风格的作品。“云门之前的作品不会重新再演,我的作品大家去看DVD就好。”林怀民说,郑宗龙属于年轻的世代,“吃汉堡、打电玩长大这一代的观众,头脑是不一样的。我在意他们有新时代的新作品,能够跟广大的群众来沟通。”

  林怀民:十几年前我刚听到肖斯塔科维奇的音乐时,深受震撼,但是音乐太伟大、太完整,我自己“不敢编”。直到10年后,想到要编一个关于难民的舞作,肖斯塔科维奇浮现了,就有了《微尘》。《微尘》对我来讲,是很“重”的一部剧。其实我是很“重”的人。后来我编了很多比较美丽的舞,自己有这种生命的需要,大概是这样子。在我成长的年代,一切都必须是有力量的,在我内心有刚烈的东西。我到了《微尘》的时候,一样很刚烈,但是没有那么直接、明显。其实这两部剧,我最聪明的决定就是请了马克来做服装。如果舞不好看,大家看服装也很好。

  记者:《微尘》是讲灾难的,跟您之前作品的那种比较安静祥和甚至虚无的风格不一样,其实哪种态度更能代表你对这个时代的回应?

  林怀民:其实每一个舞都是对时代的回应。我年纪大了以后,我很多的舞都比较安静,实际上是我需要那个安静。但这个舞的确是有感而发。

  林怀民:每一个舞都千疮百孔。有时我看每个舞都好像不够好,可以再改善,可是无能为力。我真的曾经试着去改一些舞,根本改不起来。为什么不行呢,就是在编的时候你有一口气在带着你走,现在再看,就不是那件事情了,怎么弄都是假古董。

  林怀民:老实讲我只想回家,不要再住旅馆。去每个城市房子都差不多,有些连房间都一样。我只想在家里,闷就看书,我追剧也追得挺好,看《延禧攻略》,也看《如懿传》,周迅演得是真正好,还看了《大军师司马懿》,今年奥斯卡得奖作品我也都看完了。

  林怀民:我希望没有。退都退了。我从25岁离开学校之后,就没有自己的生活。我人生有很多东西,可是少了两个字——“家常”。我最近有在练习,才发现让地板永远干净,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。所以大概生活不会太无聊吧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